「我想回个老地方看看,看你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我就气,没事就给我开车当司机。」老爸总是可以一语戳中我的弱点。

于是我们一路向南至国道三号的终点大鹏湾端
老爸才说目的地就是他当年服役的地方
现在已经开发成大鹏湾国际休闲特区
当年主要是东港空军基地与空军幼校的所在地
幼鹰重返大鹏湾

幼鹰重返大鹏湾
老爸说大鹏湾曾是日军的水上飞机基地
据说当时把海水抽至外海后,停机坪下都是地下机堡,规模不小
不过日军撤退时已把这些设施炸毁,通道口也已经被封闭,后人无缘再见
「你能想像吗?我刚到基地的时候这里杂草一片,短的大概到腰间,长的芒草比人还高,那时光整理环境就除了三个多月的草」老爸说。

看着整平的停车场与刚check-in的东方渡假酒店周边宛如国外渡假villa
「我很难想像…」我答到。
经由饭店的人员告知,有许多历史悠久的建筑都有被保留下来
建议我们走走看看

跟着老爸来到早已废弃的东西塔台
幼鹰重返大鹏湾
老爸说塔上那个平台是用来指挥飞机起降的重要场所
幼鹰重返大鹏湾
通讯教室的外墙早已斑驳,却呈现一种历史的厚重感
园区内也保留了许多地下坑道与防空洞
幼鹰重返大鹏湾
坑道内已经过整理,看起来乾净肃静
幼鹰重返大鹏湾
里面可见部分日军遗留的字迹
幼鹰重返大鹏湾
出了坑道
我们找个地方坐着休息一下
老爸望着远方沉默了好一段时间

突然他说「你看前面那个铁塔,最早一共有三座」
幼鹰重返大鹏湾
老爸说「当年我总想如果爬得上去,这世上还有什幺是我做不到的事情?后来有一次被学长卖了,现在也忘了是什幺原因起了冲突,当晚就趁队职官不在的时候发狠爬了上去,在上面看夜景,边看边哭,后来才知道每一梯学长学弟都把它当一种试炼,爬上去才是男子汉,你看你这鬼样子,要不要爬爬看?」

「爸,你当我刚退伍吗?我现在那有体力爬得上去啊」心想老爸还当我是个孩子吗?
「可惜啊,边爬边把眼泪流一流,到上面眼泪就乾了,看到不管是点点渔火还是夕阳,都会觉得人生没什幺好不开心的,然后摸黑下塔时脑中只会想着踩稳不要摔死,一到地面什幺烦恼全都忘光光了」老爸说。

我脑中思考着老爸这段话,试着想像塔顶的景色,是否因为我没看过这些老爸看过的世界,才没办法达到他的高度。

离开这个点来到码头边,老爸惊叹原本都是蚵架的大鹏湾竟然可以整理的如此漂亮
幼鹰重返大鹏湾
看老爸走走停停,我提议搭上游湖船,可以一面休息一面让老爸快速看看周边的变化
一路上可以看见白鹭鸶跟着船飞,等着抓取被引擎声惊吓到的鱼儿
幼鹰重返大鹏湾
时间越接近傍晚,夕阳也越美丽
幼鹰重返大鹏湾
忘了有多久没跟老爸一起出游了,暗暗觉得自己这几年实在太不成熟
竟然为了一件小事四年不说一句话
「爸,原来你当兵这幺幸福,每天都有这幺美的夕阳可以看。」我忍不住问到。
「你傻小子啊你,这时候都还在出操啊!跑不完的步,全班还要步伐一致,跑完那个脚啊,有得你抖了」老爸笑着说。
看着老爸的笑容,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

饭后回到房间,让老爸先泡个澡舒服一下
幼鹰重返大鹏湾
躺在饭店的床上,心里有一块石头我想已经可以放下
听到老爸缓缓起伏的鼾声,我想也许明天是好机会坦白这些年的想法
坦白我的失败

隔天早上六点老爸醒了,说想出去走走运动运动
幼鹰重返大鹏湾
到饭店大厅问了问附近适合走走的地点
柜台说若是不赶时间可以骑脚踏车至週边绕一绕
幼鹰重返大鹏湾
这里早晨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一振
幼鹰重返大鹏湾
周边也有生态丰富的潟湖
跟着老爸的车后,构思着该如何跟他好好再聊聊
老爸偶而停下车等我,对我说这是他曾经与学长偷跑出来摸鱼的地方
曾经在这里看过招潮蟹跟弹涂鱼

回到饭店吃完早饭,老爸驻足在一株百年九重葛旁
幼鹰重返大鹏湾
「爸,有些话我想再不跟你说,我一定会后悔。」我说。

老爸眼神没有离开九重葛,缓缓说:
「儿子,你爸当年在这里生活,那时候薪水只有85元,我苦惯了,什幺都没有,但不忍心让你妈跟着我吃苦,所以退伍后才会想尽办法把生意做起来,我们家现在可以什幺都没有,那也不过回到起点罢了」

「爸,对不起…」又再一次,老爸让我把我话吞进肚子。
但这次我确认老爸是了解我的,甚至不需要多说什幺了

「这样你就跟我一样了,从大鹏湾重新出发,下次连你儿子一起带来吧。」老爸一派轻鬆的说。

用这篇文章纪录这趟难忘的旅程回忆,也提醒自己重新出发时莫忘初衷
我肯定会带着我的幼鹰再重返大鹏湾的

记于2014二月